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娇红碾作相思土,泪祭落花苦成尘。

妾不负郎君,郎君自负妾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★全国校园活力女生23名 ★唯依浪漫达人全国21名 ★必胜客生日会快乐小寿星大赛活动顾问 ★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反家暴爱心天使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玲珑泪(四)  

2007-08-28 10:23:30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玲珑泪(四) - 冰靥千金 -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不知是天气转凉还是心事重重,近些时日总感到彻骨的寒冷,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,我恍如坠入深渊般手足无措。

“珑飘,明天就是角逐之日,你还有心思赏月啊!”

“您怎么来了?”

转身回望,满眼金黄,刺目的亮光竟让我流出泪来,透过泪光依稀看到一张精致的脸,亦真亦幻。

她就是最后一个知道我身世秘密的人——圣女伊桑。

十六年前不知何故,我蛊兽一族惨遭屠戮,如今仅剩下姨母、娘、伊桑、颜妤和我。

“我知道你不想听你娘的话,却又不敢不听,她这样的做法早晚会害了你。我放心不下,特意前来看看!”

“我为了至亲,他为了至爱,我不知道他痴心为谁,而他也不知道我倾慕于他。姑姑,我该如何是好?”我急切地问道。

“据我所知,明日之争分为两擂同时进行,一一比过后,最终由双方胜者决一胜负。你只要不和琪缙照面就好,若他被他人打败,自然不与你相干,如果他走到最后,那你随心而为吧!”

“是。”送走伊桑之后,我才想起那些心中没有解开疑团。

灵宫之北,有潭数十,而竞逐双龙鼎之擂台就分别设在这飞凤潭两边。

天边刚泛曙光,我便与颜妤一同来到飞凤潭等待这一神圣的对决。时间过得很慢,等待的每一分钟对我来说都是煎熬。

随着晨钟鸣响,潭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他们一个个身着战衣,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我隔着重重人影,目光始终注视着远处冷峻的脸庞,我们一会就将站在不同的立场,心一阵阵疼痛。

“珑飘,我知道你心里,脑里,甚至整个生命里都是他,但你也该清楚自己现在面临的事情!就算现在场上全是一些庸人,你也应好好看看啊,我可不希望你败在他们手中而被你娘责罚。”

“你也太小视我了,就他们这些跳梁小丑,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!”我冷冷答道。

“罢了!昨天伊桑找你了是吗?”

“你消息好灵啊!”

“我劝你离那个妖女远些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“她是你我同族,你怎么能出言相讥!”

“等你被她出卖了就知道我不是危言耸听!”

“算了,还是看打擂吧!”我厌烦地制止了颜妤,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疑心这样重,但我坚信伊桑是不会出卖我的。

擂台之上,打斗之激烈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。拳风脚影,比功斗法,令人眼花缭乱,我暗自叹道:“这灵宫之内卧虎藏龙,看来我须谨慎应战。”看着眼前各异的招数,我脑海中不断闪现和琪缙学艺切磋的场景,那时我总是暗暗让着他,生怕驳了他作为师兄的颜面,而今,我们将面临人生最大的抉择,这可真让我进退两难啊!

忽然,一阵叫好声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出来,寻声望去,只见擂台之上,一位青衣老者出手极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位黑衣中年男子打得无力招架,那男子渐渐退败,最终掉下擂台。

这时琪缙一招飞虹掠影,来到台上。

“还请赐教!”琪缙说完便一掌挥出,寒气四起,霎时感觉空气都似乎生冷了许多。青衣老者也不敢怠慢,以极为迅捷的身法闪过琪缙的攻击,但还是被寒气所袭,身形一顿,琪缙抓住机会,挽云箫从背后挥出,直击老者前胸,老者强自压下身上的寒意,掠身飞退。

“长江后浪推前浪啊!小子,接我一招!”青衣老者说完便化出几个分身,一时间让人眼花缭乱,分不清哪个才是本尊。就在台下众人迷茫之际,琪缙反而露出一丝微笑,手中的挽云箫画了一个圆弧,猛然向左击出,青衣老者顿时被打下了擂台!

“你是如何得知我的真身所在?”老者心中郁结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“我自小在水中练功,对于阳光照射在水上的变化有所领悟,方才我已在周围布下一层水幕结界,你的分身虽然逼真,但毕竟不是实体,日光之下自然有不同之处,得罪了。”

这时,一道身影飞上台去,紫色长袍电光缠绕,双手舞动间才发现他的手瘦若枯柴,白骨森森。

原来是一位紫衣少年,没有多余的话语,便挥手攻来,只见他出招时电光四射,所击之处爆裂生烟,令人生畏。而琪缙手持挽云箫,挥舞间寒气弥散,结作冰霜。

二人一冷一暖,一寒一热,交会间迸发出丝丝青烟。

紫衣少年挥手卷起一阵热浪,潭边的花叶随着他的舞动而沾满邪气化为墨色的利刃,向琪缙刺出,犹如万千蚊蝇盘旋身边,令人作呕。

琪缙跃身而起,抬手间一道水汽从飞凤潭升至空中,瞬间凝结成无数水珠,迎着肆意翻飞的花叶而去,顿时花叶被水珠包裹,结成冰晶,悬在空中。琪缙指尖寒气逼人,推掌将冰晶攻向紫衣少年,少年顿时慌了阵脚,被万冰袭身,寒冰遇热解冻,只听“噼噼啪啪”数声,爆起一阵血雾,他便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。

台下众人瞠目结舌,紧接着一阵欢呼,却再没人敢上场,琪缙顺理成章成了这组的擂主。

我深深叹了一口气,仰望那天边的烈日,眼睛生涩,心念道:“命定如此,顺其自然吧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