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娇红碾作相思土,泪祭落花苦成尘。

妾不负郎君,郎君自负妾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★全国校园活力女生23名 ★唯依浪漫达人全国21名 ★必胜客生日会快乐小寿星大赛活动顾问 ★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反家暴爱心天使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玲珑泪(十二)  

2008-07-16 20:16:39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玲珑泪(十二) - 冰靥千金 - 娇红碾作相思土,泪祭落花苦成尘。

秋凉风簌簌,落英舞娉婷。

受邀群芳会,我手持红笺,心生惧意。我深知此等宴会除王族之外杜绝男宾,难道,瑾轩公主已向王说明了我的身份?我踟躇在玉女山脚下,直到琪缙赶来。

“珑飘,你为何还不进去?”他诧异地问。

“也请了你吗?”我反问他,我不敢抬头直视他的双眼,怕不慎流露出心底那一丝情愫。

“一入皇家,便身不由己,你不是一样吗?虽说司瑗只是个郡主,但也甚是得宠啊!”他的话音里充满了无奈,我知道他在想赤芯,那个如花似火的女子。我尽管心中作痛,但得知赴宴的原因并非是身世被人揭发,还是不由地松了口气。

玉女峰上行,山涧闻流水,奇香绕青云。身边舞者如潮,衣袂翻飞,彩袖翩翩,我仿若置身梦境之中。

坐在宾客席上,眼前一片空旷,紫色的琉璃地面上散发着阴郁的光芒,一个绿衣女子赤足在上面旋转,裙摆似荷叶,面颊如芙蓉,相互映衬着,让人顿觉清爽。长袖轻扬,回眸间顾盼留情,几多妩媚。

我将目光转向上方,只见王带着欣赏的神色频频点头,不时和太子耳语什么,一旁的公主不言不语,冷冷地注视着在场的人,我无意迎上她的目光,不由打个冷颤。我暗抚自己不安的心,匆忙将视线转回舞台。

紫裙飘扬,袖带如烟,一双凤眼莹似琉璃,婉如清扬,纤指如青葱,皓腕凝霜雪,婀娜体态净显风骚。

她还未退下,便听得公主说道:“今天群芳会,怎少得了珑飘一展风采呢?”一时间鸦雀无声,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
“瑾轩的意思是珑飘仙乐怡人,应锦上添花才是啊!” 瑾弘太子一席话打消了我的尴尬。

瑾轩怨怒地瞪视瑾弘,可瑾弘毫不理会,微笑地望着我,眼神迷醉,似乎期盼我的琴音为他带来如梦如幻的感觉。

“既然大家有此雅兴,不如琪缙也一同为我们助兴吧!哈哈……”王龙颜大悦,举杯豪饮。

“小女子愿舞琴箫之间。”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身影,是她——颜妤!

她风髻雾鬓,丹铅其面,点染曲眉,眸含秋水,气若幽兰。发间黄羽随风微颤,鹅黄长裙拖地,柳腰轻盈,摆动间如流风回雪。

箫鸣,琪缙发丝扬起,微闭双目,乐符如水一般湮没了众人,哀婉,多情。我眼前一道红影闪现,隐隐约约,那牡丹的绽放,那烈火的燃烧,我知道,是琪缙的箫声将我带入了幻境。

我清清头脑,指尖叩动,幻烟琴声如泣如诉,在秋的萧瑟里延伸着最凄美的旋律。

颜妤凌空旋转,水袖仿佛波涛涌起,和着琴箫之声宛如沉沦情海的仙子,眉头紧锁,泪挂颊边。

在场的人无不震惊,屏气凝神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紫光上方三个人的神韵,生怕错过了便抱憾一生。

“霓裳仙子泪成诗,梦回银装裹寒枝。犹怨天公妒红颜,直叫白雪染青丝。” 我肆意而疯狂地拨动琴弦,泪飘在脸上竟不觉得苦涩。

我微微抬起头,瞥见王神色动容,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星光,这一曲红颜白发不知勾起了多少痴情人对爱的思索与回忆。

曲罢,余音久不绝耳,我收起幻烟,立于一旁。

“嫣婕!”王直直地盯着颜妤,这是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有失庄重。

“王,您看错了,小女名叫颜妤。”她怯声回答道。

“你上前来,让孤仔细看看你!”王亲切地说道。

“是。”颜妤缓移莲步,低着头挪到王的面前。

“抬起头来。呵呵,确是孤看错了,不过你和她还真的神似呢!”他带着一丝失落,悻悻地笑道。

“是,嫣婕是我的姨母。”颜妤渐渐放下紧张与不安,这句答复显而比先前有底气。

“今日宴罢你可愿为孤一人歌舞?”王询问道。左右都面面相觑,不知王为何对一个小女子有如此兴趣。

“能得到王的垂爱与赏识是颜妤的福气,岂有不愿之理。”她笑靥如花。

“颜妤的舞技众位都有目共睹,今日群芳会的花魁便是颜妤,全都退下吧!”王转瞬又恢复了威严的神色,谴退左右。

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丝竹谷,娘正在师父的书房整理那些字画。

“你回来了!”又是一声淡淡的问候,或许我早已习惯了她对我的冷漠。

“娘,今日我差点就……”我话没有说完她就转身离去,随后一句话从风中飘来:“她不能再留着了!”我一时茫然失措。

今夜无风,平静而压抑的气氛,让人窒息。

司瑗迟迟未归,我本以为她会和颜妤一起回来,没想到……现在颜妤还在王那里歌舞,我又不能这样莽撞地跑去问她,一阵阵不安搅得我心烦意乱。

星星点点的灯火渐渐多了起来,嘈杂声越来越大,我寻声奔去,竟被眼前的景象骇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我没有杀她!”娘用尽全力挣扎着,但苦于双肩被玄冰锁链锁着,再反抗也是惘然。我还未来得及反应,一队兵将便将我包围,于是我莫名其妙地也被扣了起来。

“公主遇刺,你们嫌疑最大,带走!”一名将领凶狠地瞪着我,指挥手下把我监禁起来。

我顿然大悟:是娘将公主灭口!但转念又思,她真的会这样做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